您好,欢迎访问湖南省土地综合整治局网站!

 
所有

“三生”融合,开启土地整治新篇章——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理建阳野外观测基地调查报告

日期:2018年6月1日 10:23

核心提示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之一是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为人民创造良好生产生活环境,为全球生态安全做出贡献。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对土地整治也提出新要求,稳步提升耕地质量,并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将其作为一个生命共同体,实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工程。

  5月7日至9日,记者深入南平市建阳区小湖镇和莒口镇采访土地整理项目。作为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理建阳野外观测基地,在各方的努力下,小湖推广示范的土地整理融生产、生活和生态为一体,高度契合党的十九大和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精神,走出了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正如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主任王其标说的那样,经过多年探索实践总结提炼出的“三生”融合土地整治模式,改变了过去单纯为生产或生态而整治,综合了多种元素,将生产、生活、生态融为一体,这必将开启土地整治新时代。

 

 

小湖田园的历史新舞台

 

  “福建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关于赴建阳区开展土地整治项目实地调研的函”——5月7日上午,记者在南平市建阳区国土资源局土地整治办主任黄江的办公桌上看到这样一张函,主要内容是为促进土地科技创新、乡村振兴和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重点实验室和福建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于4月17至18日在建阳区小湖镇对东南丘陵土地整治项目区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应等方面开展前期调查。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重点实验室助理研究员应凌霄和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董占杰等人参加调研。

  “自2011年由原国土资源部第一批正式批准命名和建设的野外科学观测研究基地,即东南丘陵地区土地整理——福建建阳野外基地以来,每年像这样的调研都有好多次。”黄江介绍说,从那时起,他们与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和省内外等院校专家学者的交流频繁,为不断丰富土地整治经验,推进土地整治+,提升土地整治水平创造了条件。

  小湖村田园从此走上了历史新舞台,众多单位将基地示范的小湖村土地整理项目作为研究示范区。据介绍,共建单位包括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福建农林大学、闽江学院、建阳区国土资源局和省地质测绘院6个单位,主管单位为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和省国土资源厅。

  从地图上看,建阳区位于南平市的中心,而小湖镇又位于建阳区中心,基地示范区地处河谷盆地,四周山丘环绕,两侧有溪流流经,与山间、溪边的树林毗邻,周围景观丰度较高,生态环境总体较好。建阳小湖基地是东南丘陵地区唯一一个被原国土资源部批准认可的土地整理野外基地,相关专家认为基地的研究示范内容处国内领先水平,具有长期开展试验示范的意义和科学价值。

  早在2009年始,由省国土资源厅耕地保护处牵头组织,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与浙江大学在小湖村合作开展了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重点课题《东部优质精细型基本农田整理技术综合应用》的大比例尺基本农田田块精细化规划设计技术和路、沟、渠生态化设计技术研究示范,面积达2654.20亩,省级投资663.5万元,建设了生态渠8617米、生态沟983米、生态田间路1261米。在这一示范项目的带动下,基地吸引了多个部门共同投入。几年过去,这里处处裁红点翠,小湖村日益丰润的田园风貌逐渐呈现在我们眼前。

 

 

“生态土地整治+”的小湖实践

 

  “你看,那边就是项目区,为了方便管理,以中间这条生产路为界,将项目区分为A区和B区。生产路旁集文化、休闲、娱乐活动为一体的农民文化公园,整个项目区的诸多民生配套工程,没有占用一分耕地,都是由河滩地开发出来,是乡镇用增减挂钩交易资金投建的。”

  5月8日下午,建阳区国土资源局小湖国土资源所所长陈开熹向记者介绍了项目区的土地整治+建设情况。顺着陈所长指着的方向,记者看到,整个项目区紧挨着新村居民点,广阔的农田尽收眼底,田间的生产路如白色带子捆扎绿色大地,延伸至远处的山脚……

  一路往项目区深处走去,陈开熹指着河对岸边的一处绿化地介绍说,“那就是环保部门利用河滩地建设的地嵌式污水处理厂。”记者往对岸看去,溪岸边上是一片绿化草坪,一点也看不出那里有一处污水处理厂。农民文化公园与镇区相连,沿河岸修建木栅栏,铺设木桥,再往前是绿化带和步行道,然后是小文化广场、篮球场和凉亭等。有意思的是连通这些设施的木长廊上长满了爬藤植物,既绿化又遮阳。走在木长廊上,能清晰听见“潺潺”水声,但就是看不到水影,水在哪儿呢?正在记者疑惑并四处寻找时,同行的小湖镇副镇长王长生指着脚底木板说:“下面是沟渠,这木长廊是利用沟渠搭建的。”长廊的边上就是田地了,有的种着烟叶,有的种着蔬菜,还有的正准备种水稻……我们走着的地方就是田间,但同其它地方不同,悠然“休闲”起来。尽管艳阳高照,有几位年轻人仍在长廊上休息聊天。

  近些年,小湖村观测基地以土地整治为平台,通过完善的设计和工程措施,探索出“生态土地整治+模式”,同时也带动起当地其他部门民生工程的“生态风潮”。譬如,环保部门投资的地埋式生态污水处理厂,公路交通部门投资的公共交通客运服务中心,农业部门认证的省优质稻丰产示范片,水利部门投资的生态防冲护岸等民生工程,以及烟叶公司投资的基础设施等,都在国土空间上融合了生态理念。

  正如王其标所说,“三生”融合型土地整治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核心价值,改变传统生态型土地整治仅考虑生产或生态功能的完善。现在在小湖村,通过景观生态技术建设的生态路、沟、渠,打通了农村居住区与农田生产区的分隔,使农田生产-生态空间兼具休闲、观光、散步、游嬉的生活空间功能,让生活其间的人们幸福指数得到提高,人与自然更加和谐共处!

 

生产、生活、生态的融合

 

  “家里原有6亩地,现在按每亩500元的价格流转来几亩地,准备种竹荪。”在项目区深处,边听音乐边搭遮阳棚的村民李秀芝高兴地说,现在的地比以前好种多了,以前种烟叶的时候,往往需要搬着烟叶走700多米才能上下车,太不方便了。“土地整治之后,现在的效率高多了,我也就多承包一些田种植竹荪!”她说得实在,现在耕作效率高全因轨道式生产辅道修建在项目区田地边。“这几年种竹荪,日子慢慢变好了,不输给你们城里人,现在田地里都有人散步来着,空气还好过大城市呢!”李秀芝哈哈大笑起来,“收工吃完饭,我还要去文化公园跳广场舞呢,那儿热热闹闹不输给城市里的公园。!”

  “项目区土地整治成效好啊,田块变大变规整了,田埂变少了,田间路硬化以后,耕作更便利。沟渠修到田里,机械化生产也不怕缺水了。”正用机械犁地,准备种水稻的黄长青介绍说,以前机械要过别人的田地,得赶在别家犁地之前,而且机械要几个人抬着过河。现在直接开到田间地头,同样耕作一亩地,花的时间少了很多,晚上也有时间出门走走了。黄长青所说的“走走”,是在田间地头里散散步,轨道式的生产路两旁长有杂草,间或藏着蛇,在主生产道上走走就成了他的晚间消遣。

  原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在小湖村村民眼里,慢慢改变了。田地原本仅有生产与生态功能,现在发生着变化,村民可以漫步其间,成为生活休闲的一部分。

  沿着田间生产道前行,记者看到远处不时有小白鹭从地头飞起,成群的燕子和麻雀一会儿在头上盘旋,一会儿又栖息在电线杆上;沟渠中不时出现土地整理时为动物特意修建的逃生斜坡、通道和“避险口”,编上号,便于科研人员观测。这些措施都尽可能减少了土地整治工程对当地生态环境的影响。

  “看,黄蟮!”同行的黄江眼尖,一下子看到沟渠里的生物逃生阶梯边上有黄蟮躺在那儿。这激起大家找动物的兴趣,“鱼!青蛙!蛇……”在沟渠中,记者一行找到了平时在别的土地整治地方不容易看到的小动物。

  “整治后,生态沟渠较传统沟渠中的小鱼和青蛙、黄蟮、虾多了很多,田间鸟类、昆虫的种类数量也多起来了,有小白鹭、林八哥、棕背伯劳、燕子、麻雀、蜻蜓、蝴蝶和蜜蜂等。”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技术员张瑜说,通过定期观测和采样监测,示范区包括土壤在内整体生态环境没有因为土地整治工程变差,反而变得更好了。

  夕阳西下,项目区的生产道上陆续有人来散步了,或三五好友成群,或单身快走,或夫妻俩徐徐而行……不一会儿,文化公园中就挤满了人,有放风筝的,滑轮滑的,跳广场舞的,也有坐在一起聊天的,连坐轮椅的大爷都在家人的陪同下,到研究示范区逛了一圈,确实像李秀芝说的那样,“热闹程度不会输给城市的公园。”

  “看,看,看,我又抓到一只!”记者循声望去,项目区一处水沟上围了一群人,有小孩,有大人,大人正用手机的手电筒照着沟底。原来,小学四年级的杨文涛上周发现沟渠里竟然有虾和蝌蚪,从那之后,一到傍晚他便和同学来到这些生态沟渠内捞虾、抓蝌蚪。拿着手机帮小孩子们照亮沟底的是严玲,她带着女儿也加入到了捞虾队伍,“之前我从没看到过田地里有虾,想不到现在可以和4岁的女儿一起亲身感受这样的生活,沟渠里的水非常清澈,没有污染,真是太好了!”

  “这个钟点,差不多附近村民都出门散步、娱乐了!”王长生介绍说,小湖镇以土地整理为支撑,通过生态土地整理项目提升项目区的生产功能。同时,还提升生活服务功能,现在饭后出门活动纳凉的村民增多了,跳广场舞的人多了,聚集玩牌打麻将的少了;夫妻成双成对在“机耕步道”上散步的多了,家庭矛盾纠纷少了;孩子们嬉耍欢笑声多了,老人们集中在凉亭、长廊中拉家常的多了,“真是一片和谐欢乐的场景,美丽乡村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

 

采访手记

 

  福建最大的优势是生态优势。保护生态的要义在于天人合一,也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大自然给了福建一个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处于一个较高的起点。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更要从动态的角度来看,加入了人的活动以后,生态环境会不会一步步地由“和谐”走向了“不和谐”?如何兼顾?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

  “三生”融合土地整治是以土地整治为平台,建设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相融合、功能相复合的现代化农田的一项活动。建阳区实践的“三生”融合土地整治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核心价值,并将生态文明提升到突出的位置,既解决了农业生产和农田生态保护传统难题,通过景观生态技术建设的生态路、沟、渠,又打通了农村居住区与农田生产区的通道,实现了乡村生活空间的扩展,农田不再仅仅是生产生态用地,也兼具了生活用地功能,可供休闲、观光、散步、游嬉等,是新时代真正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和平台。

  在黄江、陈开熹等基层工作者看来,按照“三生”融合的理念开展土地整治,也能更好地与村民协调土地平整、权属调整等相关问题,村民也会自动地参与到项目设计、施工过程中,帮着出谋划策,监督施工工程质量等。说到底,“三生融合”就是以土地整治为抓手,建设高质量的美丽乡村,村民何乐而不为?

  当然,建阳“三生”融合模式不是一朝一夕就提出和成熟的,这里汇聚了各方智慧,并经过了多年的打磨。

  “通过参加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每年举办的‘土地整治科技协同创新研讨会’,我中心技术人员见识了国内外最先进的理念和技术,及其最新实践成果,从而极大地拓展了新思路,扩大了眼界,提升了技术能力,见识了新应用。”在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主任王其标看来,前来指导考察的原国土资源部和部土地整治中心、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福建农林大学、闽江学院及湖南长沙土地整治机构、广东省土地整治中心的专家学者,为建阳探索的土地整治模式及技术提出了可借鉴的建议;时任副省长洪捷序、省国土厅厅长魏克良,省国土厅副厅长陈志忠也多次到建阳基地深入了解建设进展情况,对基地建设提出要求,并对在建设中存在经费、人员问题给予了极大的支持;按照省国土资源厅党组的统一部署,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连续2年均在建阳开展“三级联创”活动,极大地促进了土地整治新模式新技术的探索实践;各级技术人员、基层工作人员对基地建设、观测和技术改进方面投入了大量的时间、贡献了智慧等等,都为“三生”融合模式的诞生贡献了力量。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基地研究示范的“三生”融合土地整治还在不断观测和改进中,同时吸引了众多兄弟省市的土地整治部门前来参观学习。

  湖南长沙金井镇在调研小湖镇研究示范的生态土地整治项目后,于2014年成功推出了适合当地的土地整治方案,这也给原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和我省土地开发整理工作提供了新的经验。“土地整治就是要在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中,不断提升的……”省土地开发整理中心副调研员程章晓介绍说,他们在小湖项目的基础上研究了升级版的“三生”融合模式和技术,目前正在建阳区莒口镇“莒口—湖桥村2016年高标准农田(烟田)建设项目”进行示范,这将为全面推广土地整治“三生”融合提供一个更精良的样版。

  一个汇聚各方智慧的劳动成果,一个符合时代潮流的科研结晶,必定是有强大生命力的。我们在建阳基地采访期间,正值原国土资源部不再保留,自然资源部刚刚组建,“三生”融合建阳土地整治模式,恰恰也契合了自然资源部合理开发利用自然资源、保护与修复自然生态的新职责,为各地实现乡村振兴、促进生态文明提供了一个可推广、可复制的新模式,必将把土地整治带入新篇章。

业界动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