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湖南省土地综合整治局网站!

 
所有

历史的跨越——我国土地整理事业发展述评之二

日期:2007年8月7日 21:46

 

本报记者 王永红

    肖金文,四川省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主抓土地开发整理,乡音浓郁,性格爽朗。问起成都周边景点,他面露难色;问及辖区内的土地整理项目,地点再偏僻,他却能一一说出,因为察看现场是日常工作。
10年来,全国各地的“肖金文”们活跃在土地整理第一线。正是有强大的基础支撑,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我国土地整理事业蓬勃发展,综合效益凸显。

    把规划放在第一位

    邛崃市国土资源局拿出了两幅图。一幅是近期实施规划示意图,弯曲闭合的红线,标注出2005年到2010年全市土地整理规划范围,80个项目覆盖范围达102万亩;一幅是已竣工验收项目区位示意图,红线圈是全市已竣工土地整理项目区,绿线圈是新开工土地整理项目区。这两幅图,非常清楚地展示出规划在土地整理中的“龙头”地位。
    由点看到面。在规划“龙头”的引领和保障下,我国土地整理事业正行进在健康有序的道路上。
    1997年颁布实施的《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以及地方各级土地利用规划,都将土地整理纳入其中,并确立了土地整理的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指导下,国土资源部于2003年编制实施了《全国土地开发整理规划》。目前,我国31个省(区、市)以及多数市、县都编制完成了土地开发整理专项规划,初步形成了国家、省、市、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土地整理专项规划相衔接的四级规划体系,明确了土地整理的方向、重点和任务,有效地指导了各地土地整理活动的开展。
土地整理事业蓬勃发展的地方,都有一个共同点,即统筹规划、合理布局、科学实施。
    湖北省于2004年出台了《粮食主产区标准化基本农田建设规划》,2006年又编制了《湖北省“十一五”高产农田建设规划》。按照规划描绘的发展蓝图,湖北省“十一五”期间将投资100亿元,建设标准化高产农田1000万亩。
    福建省漳州市坚持高标准、高起点,先后对全市11个县(市、区)耕地开发整理的后备资源进行深入调查,聘请设计单位和有关专家进行适宜性评价,编制为期10年的土地开发整理专项规划,并获省批准实施。同时,建立项目储备库。从1999年开始,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选择区域面积大、整理难度小、增加面积多、整理后利于集约化经营的片区作为整理的重点,筛选出5000亩以上大项目30个,建立总面积30万亩的耕地开发整理项目储备库。2006年,又对1000亩以下小规模整理片区进行筛选,建立了总面积12.6万亩的项目储备库。
    科学规划是最大的节约。山东省肥城市将采煤塌陷地治理列入全市国民经济发展中长期规划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先后制定了肥城市土地开发整理规划等,建立了塌陷地复垦项目储备库,拟定了重点治理区域、重点项目和重点治理工程,制定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文件,并结合土地整理和塌陷地治理规划,编制全市区域水系规划、县乡村公路建设规划和造林绿化等规划,统筹推进。

    资金保障力度稳步加大

    重整山河,平田、筑路、修水渠、复垦旧宅基,哪一样缺了资金都办不成。10年来,我国对土地整理的资金保障力度稳步加大。
    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和耕地开垦费,是《土地管理法》所确定的资金主渠道。从今年起,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征收标准提高了一倍,进一步扩大了土地整理资金规模。2001年至2006年,国家累计投入中央分成的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总额近300亿元,2006年征收167亿元。按照新的征收标准,今年预计不少于200亿元。这部分用于土地整理的资金全部为无偿投入,亩均投入标准高,不要求地方财政配套。土地出让金纯收益的15%以上用于农业土地开发,进一步扩大了土地整理资金渠道。目前,全国用于基本农田保护和建设、土地整理、耕地开发的总投入,每年达1000亿元左右。
    一些地方的财政并不宽裕。为破解“造地增粮富民工程”资金难题,江西省要求各地统筹资金,多方投入。在加大地方自筹、部门统筹力度的同时,鼓励各种经济组织、企业和个人投资参与,并积极引导农民群众投工投劳,努力降低建设成本。山东省肥城市对政府投资复垦治理的国家已征用的塌陷地,鼓励企业和个人以承包、租赁、股份合作等形式开发经营,并保证经营者依法享有的权利,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塌陷地投资复垦开发。
    成都市对各部门的涉农资金进行了统一安排使用,以国土资源部门专项资金投入为主,其他相关部门涉农资金为辅,按照规定用途,各负其责,集中使用。法律规定专项用于新增耕地和农业综合开发的耕地开垦费、土地复垦费、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土地闲置费、耕地占用税等,足额纳入“金土地工程”。农业、交通等部门的相关奖金,也一并设立专项资金账户,集中投入项目区有关方面建设。来自各种渠道的资金,集中用于反哺土地、反哺农业,有利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真正形成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城乡互动的良好发展局面。
    充足的财力支持,为土地整理开辟了更加广阔的天地。

    用制度打造“阳光工程”

    土地整理,最终落实到每个具体的项目上,落实到项目管理从立项到验收的各个环节上。项目管理水平高低,是不是有章可循,直接影响土地整理事业的成败。
    以规范管理为手段,我国逐步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土地整理管理制度和技术标准体系。各地以土地整理项目为标志,以政府投资项目为主导,逐步建立和完善了项目立项、申报、实施、验收等各环节的规章制度,制定了项目可行性研究、规划设计、预算编制等技术规范,形成了以政府投资为主、分类管理、市场运作的项目管理机制。
    江西省大力推行项目法人制、公告制、合同制、招投标制、监理制、资金管理制度等。所有土地开发整理项目发包严格实行工程招投标,从招投标公告到确定承建单位,不仅有国土资源部门纪检监察人员直接参与监督,还聘请当地纪检监察和公证人员进行全程监督。每个项目区还聘请有威望的村干部、党员及群众代表组成工程事务监督组,对工程承建单位施工质量进行监督。
土地整理的最终受益者是农民。农民支持不支持、满意不满意,是项目能否顺利进行的前提,也是检验项目成败的重要标准。各地在推进土地整理时,最大限度地争取农民群众的支持和参与。
    江西省在项目实施前,认真作好项目区土地权属调查,并在村组张榜公布,群众无异议后再实施;项目实施中,充分利用农闲季节施工,以减少对农作物的损害,对简易零星工程,尽量通过竞标的形式,让当地农民来做,使之得到更多实惠;项目实施后,及时做好土地权属调整、变更登记等工作,防止土地权属纠纷发生。
    成都市的做法是,对涉及农民切身利益的房屋户型设计、土地权属调整等,严格执行先公示征求农民意见,再上报审批的原则。对自愿到中心村或聚居点集中的农民,在项目资金中安排人均6000元到8000元的补贴,不搞“一刀切”。项目竣工验收后,新增耕地所有权属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整理出的耕地全部用于农业生产。按照自愿、依法、有偿的原则,依据农业产业化发展布局规划、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方案和耕地流转方案,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属流转,抓好项目验收后的各项管理工作。
    与土地整理事业今日之兴盛形成鲜明对照的是,10年前我国甚至没有从事土地整理的专门机构。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了一支涉及土地、农业、林业、水利等各类专业人员的土地整理技术队伍。所有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多数市、县都成立了土地整理专门机构。一些院校和科研机构开展了土地整理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工程技术研究和学科建设。土地整理专业队伍初步形成,技术力量不断增强。
    规划体系完备,资金投入稳定,项目管理规范,专业队伍壮大,这些重要进展,为我国土地整理谱写新篇章打下了更加坚实的基础。

来源:国土资源报

省局动态